黨派大調研|探索美麗鄉村綠色發展之路——九三學社“鄉村環境綜合治理”大調研綜述

發布日期:2018/12/6 14:30:40     瀏覽次數:3210

題記】

中共十九大指出,新時代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城鄉之間的發展不平衡是發展不平衡中的突出問題之一,而鄉村環境治理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任務。因此,加快推進鄉村環境綜合治理的意義更加凸顯、要求更加緊迫。

2018年3月27日,全國兩會閉幕剛剛一周,一場以高效率、抓重點、多形式為特色的“鄉村環境綜合治理”大調研活動,在九三學社中央的組織下拉開序幕。

從3月到6月,九三學社中央邀請科技部、自然資源部、生態環境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及農業農村部有關同志和社內外專家組成調研組,由九三學社中央主席武維華、常務副主席邵鴻、副主席賴明率隊先后4次分別赴浙江紹興、金華,江蘇南京、蘇州、昆山,云南大理、昆明、玉溪,江西宜春、新余和四川成都等地就鄉村垃圾和固體廢棄物治理、鄉村污水處理技術與設施監管、文明鄉村建設等問題開展調研,為鄉村振興建言獻策。

調研組在浙江諸暨市楓橋鎮楓源村調研污水處理設施

調研江蘇常熟市農村生活污水治理監控中心

此次大調研首選目的地在浙江。

作為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論的發源地,經年探索和總結下,浙江已經走上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新路子,成為中國美麗鄉村的踐行地和試驗田。浙江在鄉村環境綜合治理的思路舉措上積累的一批寶貴經驗,值得總結歸納,學習借鑒。

在九三學社中央召開的“浙江省鄉村環境綜合治理”座談會上,武維華點題道:“鄉村環境綜合治理,要從國家到省市縣統籌謀劃、科學協調,避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現象。要處理好政府、市場、農民之間的關系,加大鄉村環境治理力度。要通過好的典型示范推廣經驗,因地制宜指導具體實踐。”

增強農民的主體性堅持走可持續發展之路

“新農村建設一定要走符合農村實際的路子,遵循鄉村自身發展規律,充分體現農村特點,注意鄉土味道,保留鄉村風貌。”這是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1月在云南大理調研時的一段話。

洱海是大理人民的母親湖。“洱海清,大理興”不僅僅是一句宣傳口號,更是千百年來大理先民為白州兒女留下未成文的“祖訓”。

如今,農村面源污染成了打贏洱海保護治理攻堅戰最大的“絆腳石”。

九三學社中央調研組在洱海邊了解到,洱海流域每年產生的畜禽糞便、農作物秸稈、餐廚垃圾等廢棄物371.9萬噸。其中已處置172.55萬噸,占46%,剩余199.35萬噸有待處理。

當前,農村面源污染是河湖水體污染的主要來源之一,也是治理難點所在。武維華在調研中指出,近年來,各級政府高度重視河湖管理保護和水環境安全,并取得一定工作成績,但部分河湖流域污染防治壓力依然很大。農村面源污染防治與河湖生態環境治理是一個綜合性工程,需要集中力量開展多領域、跨學科、系統性的研究。

早在著手調研時,九三學社中央調研組就對農村面源污染的難題進行了充分預判。因此,在九三學社中央第十六次科學座談會的名單上,出現了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總工程師、中國工程院院士吳豐昌,中國農業科學院副院長梅旭榮,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湖泊水污染治理與生態修復技術國家工程實驗室主任鄭丙輝等30多位業內頂級專家學者的名字。

調研組認為,近年來我國糧食連年豐產,但耕地地力嚴重不足、有機質下降、生態環境惡化已經成為中國農業可持續發展的“攔路虎”。綠色化、生態化是現代化農業轉型升級必由之路。農業面源污染的最大特點是隱藏性、長期性和分散性。發展循環農業,改善生態環境的關鍵是要轉變農業生產理念和生產方式,頂層設計方面要加強對環保問題的考慮,真正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

農村環境綜合治理,牽涉面廣,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問題。在邵鴻看來,“推動科學治污工作的實施,就要在具體實踐中處理好8種關系,即政府和市場,中央和地方,保護和發展,效益和成本,眼前和長遠,政策、技術和管理,治污和發展模式,重點和一般的關系。”

對多地進行鄉村環境綜合治理的走訪調研中,大家還有一個深刻的感受來自農民自身,“農民是農村環境問題的制造者,也是直接的利益相關者。這就決定了農民應該是農村環境問題治理的核心主體。建議給鄉村治理多一點耐心,在政府的引導下,充分調動農民積極性進行鄉村環境治理。”自然資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副巡視員張輝認為,解決鄉村環境綜合治理要從增強農民的主體性入手。

農民應是農村環境的治理主體,這是調研組的共識。一方面要從農村環境治理的穩定性、精準性、可持續發展性的角度來確定農民的主體地位;另一方面要清晰精準定位政府的引導角色和監督作用。只有賦予農民主體地位,還農民自主治理農村環境的權利,尊重農民治理和發展意愿,才能把農村環境問題與農村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有機地結合起來,從而有序和可持續地解決鄉村環境綜合治理問題。

“要以農村文化振興為主線,以農村社會重構為核心,以產業優化調整為方向,形成鄉村環境綜合治理良好氛圍。通過精神回歸去重建美麗鄉村。同時,農村農業發展要和環境保護結合在一起,不能割裂開。否則再好的政策和技術,老百姓不接受,也是‘孤掌難鳴’。”九三學社云南省委副主委、云南大學教授段昌群說。

打造和諧共生新格局提升群眾獲得感

建設生態宜居的美麗鄉村,是貫徹鄉村振興戰略的題中應有之義。中共中央、國務院今年1月印發《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將“農村美”與“農業強”、“農民富”并列為實現鄉村全面振興的三大目標,強調“以綠色發展引領鄉村振興”,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發展新格局,突出了鄉村生態環境保護與治理的重要性。

2月,《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正式出臺,明確以建設美麗宜居村莊為導向,以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提升為主攻方向,加快補齊農村人居環境突出短板。

在云南玉溪市澄江縣白土坡村,村民指著院里的兩個垃圾桶向調研組講解著垃圾分類知識。這兩個標示著“干垃圾”和“濕垃圾”字樣的垃圾桶,是由政府統一免費發放給農戶的。村民將垃圾分類后投入對應垃圾桶,保潔員對村內垃圾桶收集的“濕垃圾”糾錯后投入生物有機垃圾降解設備進行堆肥處理,堆肥成品用于農業種植;對“干垃圾”二次分類按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再次分類并對應投放到環保垃圾屋。

調研組發現,這樣的垃圾處理站每天可以處理500公斤垃圾,服務方圓5公里的村民。按有機肥每噸1200元計算,市場化后垃圾處理站每年將有18萬元的收益。

“這種垃圾分類的方法簡單易行,老百姓一看就懂。”賴明感慨道,鄉村環境綜合治理意義重大,可以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促改革可以不斷提高鄉村治理水平。調結構和轉方式融合起來,通過鄉村環境治理倒逼產業升級,倒逼高質量發展,倒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菝裆?,堅持防治污染,全力辦好惠民實事,著力提升農村居民幸福指數。”賴明解釋說。

生態環境建設和人居環境改善,不能僅靠政府一直投入,要廣泛動員社會各界的力量。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村鎮建設司副司長王旭東說:“建設美麗鄉村過程中,群眾獲得感很重要,空氣里有沒有惡臭、村頭是不是垃圾飄舞,生態環境的好與壞是每一個人都能親身、直觀地感受得到的。”

堅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江西省宜春市溫湯鎮水口村,是調研中發現的建設美麗鄉村的又一生動實踐。

調研組在江西實地考察時發現,水口村依托當地青山綠水的自然風光,將破舊民房改造為精品民宿。2017年,水口村民宿經濟提供直接就業崗位200個,接待游客近30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達到3000萬元。曾經偏僻的水口村變為農民致富的“金山”,生態紅利不斷釋放。

“開展農村環境綜合整治、改善農村人居環境工作要結合地貌、民風、產業等特點,因地制宜采取措施,既要綜合施策,又要分類指導,對不同鄉村要采取不同做法,技術和標準不能搞‘一刀切’。”作為“東道主”,九三學社江西省委主委李華棟分析道,水口村“旅游+特色產業”的模式能真正激發農民積極性,帶動他們在家門口實現創業就業,也讓老百姓擁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三農”是穩定國民經濟的“基本盤”。“三農”問題解決得好,做好其他工作才有保證。調研組認為,鄉村環境綜合治理是對人民群眾從“求生存”到“求生態”、從“盼溫飽”到“盼環保”訴求的最直接回應,是農民生產生活方式的深刻變革。要以農村人居環境治理為抓手,將經濟優勢、發展優勢轉化為資源優勢、生態優勢,推動實現百姓富與生態美的有機統一,兌現“綠水青山”的承諾。

久久為功  做好生態農業大文章

“大家還聽見過青蛙叫嗎?我們老一輩聽過,但很多年輕朋友都不知道青蛙是怎么叫了!大量使用農藥,保障了作物產量,但也給生態環境、食品安全帶來危機。作物品種單一化不但加大了病蟲方向性選擇壓力,導致病蟲害易流行,還加大了農藥使用量。”在科學座談會上,云南農業大學名譽校長、中國工程院院士朱有勇用一段回憶,點明了發展生態農業的重要性。

生態農業,這也是不少地方正在實踐的重要方向。

在江西新余市渝水區南英墾殖場,調研組看到發酵好的有機肥通過沼液輸送管網源源不斷抽送至循環生態農業的溫室大棚。

這個循環農業項目負責人、江西正合生態農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萬里平恰恰是生態農業的受益者。他說:“通過利用畜禽糞污、病死豬等農業廢棄物,經厭氧發酵,進行無害化處理,生產的沼氣用于發電并網。沼氣發電項目每年可處理各類養殖廢棄物40萬噸,利用沼氣發電2000萬度,利用沼液沼渣制成各類固態有機肥3萬噸、高端液態肥4萬噸。”

受惠于生態農業發展的,還有新余市的農民。

使用有機肥,不僅改善了作物品質,還減少了環境污染。渝水區高磡村黨支部書記鐘明峰說:“2016年,我村率先在新余市引進栽種100畝雪蓮藕,并全部使用沼肥代替化肥進行澆灌。當年,畝產量達500公斤以上,比其往年增加20%左右。由于口感鮮嫩清脆,單價也增加了40%。雪蓮藕基地給40多名村民提供就業崗位,每月工資2000多元。”

“在農村污染問題上,要考慮三個‘不同’,即不能用管工業污染的方式去治理農業污染,不能用管城市環境的思路措施去治理農村環境,不能用管居民的方式去管農民。建議構建三級網絡,即對農業廢棄物收集、轉化、利用的網絡,加強機制建設,打好‘組合拳’,從根上解決農村農業廢棄物問題。”生態環境部水環境管理司副司長李蕾告訴記者。

產業生態化,生態也要產業化,農民不僅要吃得飽,還要吃得好。九三學社中央資環專委會委員、重慶市環境工程評估中心副總工程師喻元秀說:“綠色生態循環農業園區模式架起了種植業和養殖業的橋梁。既把養殖業的廢物充分利用,同時又減少種植業的化肥,是產業振興和環境保護很好結合起來的案例。”

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處理和資源化,關系到農村能源革命,關系能否改善土壤地力、治理好農業面源污染。調研組認為,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走鄉村綠色發展之路,處理好經濟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要把綠色發展貫穿于農村產業融合發展各環節之中,以綠色發展引領產業融合,節約集約循環利用各類資源,努力構建農村產業綠色發展的生態鏈、產業鏈、價值鏈。

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提出的一項重大戰略,是關系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全局性、歷史性任務,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總抓手。九三學社也將繼續積極履職盡責,不遺余力地為美麗鄉村的建設貢獻力量。

(本報記者 包松婭 通訊員 楊琴冬子, 轉載自《人民政協報》2018年12月6日第7版)

版權所有:九三學社云南省委員會 滇ICP備13005073號 Copyright©2004-2013 www.940354.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電話:0871-65152994 技術支持:沃德軟件 滇公網安備 53010202000710號


微信公眾號

點擊進入社員之家
打牌赢微信红包游戏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 青海快3开奖官网 大乐透2元全中多少钱 股票明道配资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排列7奖金多少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全部 河北快3. 拉伯配资 黑龙江22选5走势